返回
《寒食帖》苏轼







自我来黄州,已过三寒食。年年欲惜春,春去不容惜。
 
今年又苦雨,两月秋萧瑟。卧闻海棠花,泥污燕支雪。暗中偷负去,夜半真有力,何殊病少年,病起
头已白。
 
春江欲入户,雨势来不已。小屋如渔舟,蒙蒙水云里。空庖煮寒菜,破灶烧湿苇。那知是寒食,但见乌衔纸。君门深九重,坟墓在万里。也拟哭涂穷,死灰吹不起。
 
【译文】:自从我来到这清冷的黄州,过寒食已经是第三个年头,年年都盼阳春能稍稍留步,可东风象过客总不肯眷顾,今年的连绵雨偏下个不停,两月来萧瑟得如深秋光景,裹着衾听说了海棠花虽开,冰雪魂胭脂痕与泥污同在,这花季谁竟能暗地里偷取,趁半夜蛮力士撬换了时序,我困于不幸如久病的少年,病好时已白头又活得几天,春江水漫天倾要冲垮门户,紧一阵慢一阵势头儿十足,我住的小草屋象是条渔舟,被冲进茫茫的水云间飘流,厨房里煮一锅发霉的冬菜,破灶头塞几把没干的芦柴,哪里还记得起又到了寒食,忽看见老乌鸦嘴叼着冥纸,九重门深深锁关紧了皇宫,万里路迢迢隔祭不得祖宗,真想学阮步兵为末路痛哭,又岂甘如死灰不复再燃乎。
阅读:

请把评论写在这里哦!
    还没有人留言哦,快来留言评论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