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之-书法网,一个只聊书画的学习网站

书法自学入门03-书法工具、材料的选用

admin
书法工具、材料的选用
 
一般人所谓“文房四宝”就是指学习书法少不了的专用工具材料:笔、墨、纸、砚。我们学习书法,对它们的选择、使用和保护等常识要有所了解。初学书法的人,往往有一种误解,认为讲究书写工具是书法家的事。其实古人说得好“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”(意指要做好一件事,首先得有好的器具)。就拿种田割草来说,一把磨得锂亮飞快的镰刀,割起来肯定顺手。所以,我们虽不必选用像书法家那样精致的工具,但也不能不讲究。正确选择和使用毛笔、墨、纸、砚等工具,对写好字有着直接的关系,能起着促进的作用。
 
为此,这里对书写工具的类别,使用方法作些介绍,使大家了解和选择使用。
 
(一)笔墨纸砚
 
一、毛笔:
 
毛笔是练习书法的主要工具,用禽或兽的毛加工成圆锥体的笔头,再安上笔杆,制成富有表现力的写字工具。在我国,毛笔起源至今已有近三千年的历史。
毛笔的种类很多。
从毛笔的软硬来说,大体可分为软毫、硬毫、兼毫三种。羊毫属软毫,是山羊毛、青羊毛制做的。性柔,用它写出的字浑厚壮实。
硬毫中用黄鼠狼尾巴上的毛制做的称狼毫;用野兔毛制做的称紫毫。硬毫性刚,用它写出的字刚劲有力。
 
兼毫属中性,是软毫和硬毫混合制成的,如“白云”是羊毫夹狼毫,“乌龙水”是狼毫夹紫毫。由于软、硬毫搭配比例不同,刚柔程度也有差别,羊毫多的偏软如三紫七羊,紫毛多的偏硬如七紫三羊。软硬适中的兼毫有五紫五羊等。
 
笔毫的软硬不同,写出的字风格就不同。
 
从毛笔的笔头大小来分,有大楷、中楷、小楷之分。
 
一般写大字(2寸~3寸左右)用大楷笔,写中字(1寸左右)用中楷笔,写小字(半寸左右)用小楷笔。
 
比大楷笔再大的有提笔、斗笔、对笔等等,比小楷笔再小的有圭笔。
 
从笔头的长短来说,又有长锋、中锋、短锋。一般练习书法,中锋使用得多。
 
毛笔的大小、软硬不同,用途也就不同,通常写多大的字,用多大的笔。写字时选用毛笔的大小,要和字的大小相称,只有选用大小适宜的笔,才能有好的效果。
 
如果用小笔写大字,笔小,含墨不多,写字时连根往下按压,不但写出的字笔画生硬、干枯不好看,反而会压散笔头,压掉笔毛,把笔弄坏,造成浪费;同样用过大的笔写小字也不适宜,大笔笔头粗,无法表现出小字笔画的特点。
 
初学写字,一般先写大楷,最好选用笔锋长短适中的羊毫大楷笔或中楷笔。羊毫笔价廉耐用,练习阶段使用它能练出腕力、臂力。
 
写小楷用狼毫小措或“七紫三羊”为好。
 
我们在选购毛笔时,首先要看笔锋,要求笔尖锋毫尖锐不秃。如有可能,把笔尖捻开压扁,看笔毛是否齐平,收拢时能否尖锐。
 
另外,笔杆要直,笔头要圆,这样的笔好用。
 
新买的笔,笔头上有胶,使用以前将笔头放在冷水或温水里(开水会使笔头烫曲),让笔中胶质溶化,自然发开。得到一支好笔不容易,如果保护不好,不会使用它,不久就会成为坏笔。
 
每次蘸墨写字以前,最好先将笔放在清水里湿透,再用干净布或吸水纸把笔头里的水吸去,然后再蘸墨写字。这样做,笔毫吸墨均匀,写字效果好;如用干毛笔吸墨,用后不易洗净,笔根宿墨越积越多,用起来不顺手会直接影响书写效果,并且笔的使用寿命也不长。
 
毛笔用过之后,应及时将笔头上余墨洗净,并用能吸水的纸或织物把水分吸干,把笔毫理得圆拢挺直,恢复原来的形状。
 
有的笔杆底端有一个线环,把笔清洗后可将笔头朝下悬挂妥处;笔杆上无线环的,可以自己在笔杆顶端系上细绳以便于悬挂。
 
我们从学习书法开始,就应养成爱护毛笔的好习惯。
 
二、墨
 
墨是我国特有的发明,用笔蘸墨,写在纸上可以经过极长时间而不退色,大凡重要的文件或应保存的文书一般都用毛笔书写。
 
我们常见的墨主要有松烟、油烟两种。松烟墨,是用松树枝在半燃烧状态下所取得的黑色烟灰加皮胶、药材和香料制成。色墨而无光泽,胶轻质松,研磨时入水易化,容易下墨。
 
油烟墨是用桐油、菜油、麻油等油脂类在燃烧时取得的黑色烟灰,配以皮胶、药材(好墨里还要加冰片、麝香等名贵药材)和香料制成,质地坚细、乌黑有光泽。
 
墨有优劣好丑,一般好墨都具有“质细、胶轻、色黑、声清”等特点。这样的墨,墨锭质地细润不粗糙,墨磨出的横断面空孔少,甚至肉眼看不出来。在砚台上研磨时手感舒适,声音清不粗浊,磨出的墨汁没有墨渣,色黑且有光泽,写在纸上不感到粘滞,写起来流畅。
 
书法习字,一般多用油烟墨,墨色好,写出来的字乌黑有精神。初学写字,用墨不必过于讲究,只要质细色黑就行。磨墨以前,砚台要用清水洗净,不能有陈墨。磨墨要用清水,不可用茶水。研磨时手握墨锭,墨身垂直,重按缓绕手稳.有力。要有耐心,不要磨出斜面来。为了使磨的墨汁浓淡适宜,加水要控制,逐渐增添,不要一下子加很多水,水多,不但磨墨困难,磨出的墨汁淡,写在纸上易晕成墨团,写出来的字没有神采;如果水加得少,墨汁太浓,笔毛板滞,写出来的笔画放不开。因此研磨一段时间可用笔蘸墨找一小纸片试写,不晕化、不滞粘、墨色黑亮就好。
 
磨墨时不可心急,可利用磨墨时间把所要临写的书法范本进行观摩。一面磨墨,一面读帖,仔细揣摩书写内容、笔画、结构,手眼并用,一举两得,免得心躁性急。
 
墨磨好后,可用干净纸把墨身上面的水吸干,以免胀裂。磨墨很费时间,现在一般练字多选用瓶装书画墨汁,比较方便而经济。
 
但使用瓶装墨汁,要注意不能往墨汁瓶中掺水。掺水要起化学变化,墨汁易发臭。如果使用中感到墨汁太浓,不得不加水时,可以将墨汁倒出来!用多少加多少。

这里还要注意的是,用普及型瓶装墨汁写字,在装帧托裱时易晕墨;所以,要装裱的书法作品最好用书画墨汁书写,用飞托法裱托。
 
目前常用的书画墨汁有“一得阁墨汁”、“中华墨汁”(北京生产),“曹素功墨汁”(上海生产),“胡开文墨汁”(安徽生产),“宜书宜画墨汁”(天津生产)等。
 
三、纸
 
纸是中国最早发明的,种类很多。我们书法写字主要用宣纸、毛边纸和元书纸。宣纸有生宜、熟宜之分。
 
生宣质地较软,吸墨性强,如单宜、净皮宣、夹宜等,般写大字宜用生宣;熟宜是在生宣纸上用矾水涂刷加工而成,质硬而不吸水,如云母笺、蝉衣笺、泥金纸等,熟宜宜于写小楷或画工笔画。
 
因为宣纸价格较高,我们平时练习时,就不需要用宣纸,可以用吸墨性强,比较粗涩的纸练习。
 
毛边纸和元书纸的性质与生宣接近,吸墨性能比宣纸好掌握,有涩度,用笔不光滑,写出来的字点画有力,可以锻炼我们的笔力,为此后用宜纸写正式作品打下良好的基础。并且这两种纸价格上比宣纸便宜多了,使用起来比较经济。
 
一般初学时,在用纸上不必过于讲究,初练书法耗纸多,可就地取材,比如乡村土纸如皮纸、竹廉纸、桑皮纸、高丽纸,只要纸质吸墨性好,都是我们练字的好材料。
 
四、砚
 
砚,就是一般所说的“砚台”,是蓄墨的工具。由于材料不同,砚有石砚、陶砚、瓦砚、砖砚等。形状有方形、长方形、圆形、任意形等。石砚最适宜磨墨,石砚中以广东“端砚”、安徽“航砚”最为著名。砚要细腻便于研磨,能下墨为好。
 
我们平常习字用砚,不论用何种现台,只要质地细润,能下墨都可应用。为了实用,最好选购形体稍大一点,砚心深凹,蓄墨多些,有盖的普通观台。有人认为,有现成墨汁使用,不必用砚台了。其实用砚台可将墨汁调匀,便于舔笔,对写字很有帮助。
 
写字时,砚的位置应放在写字人的右上方,既方便磨墨蘸墨使用顺手,又不容易污损纸张。
 
砚台使用后要养成勤洗的习惯,应及时清洗于净,不要让剩墨干结在砚台上,宿墨久留伤笔。如有干结,也只能用水浸泡,不可硬刮,以免损伤砚面,洗砚可用软柔的丝瓜筋。平时砚台不要沾上油污,不要在阳光下曝晒。
 
笔、墨、纸、砚是学习书法时不可缺少的文具材料,对我们练习有着重要的作用和密切的关系。
 
(二)辅助材料
 
为了练好毛笔字,我们除了准备好笔墨纸砚这四种最基本的文具材料之外,还要有一些辅助学习文具设备:
 
一、垫毡:
 
写毛笔字时把单张宣纸、毛边纸铺在桌上,最好在白纸下衬垫一块薄毛毡,或是吸水性能强的厚布、呢绒,便于掌握用墨,帮助控制水份,使所写的字不晕化。有条件可以到美术用品商店买一条书画专用画毡;如果没有现成的,也可用旧报纸铺在桌上代替。
 
二、镇纸:
 
写毛笔字的纸铺桌上,为了避免移动把字写歪斜,纸角处最好用两条镇纸压住。镇纸有各种材质做成的,有金属、石料、木质等。只要比较沉重,能平压住纸就可以用。
 
三、笔架:
 
写字时为了使蘸墨的毛笔不致污损纸张碑帖,可以准备一个山形笔架摆放毛笔。没有现成的,可以自己用木、石等材料自制。写字时,笔架与砚台放在一起。
 
四、帖架:
 
写毛笔字时,把碑帖范本用帖架架在正前方平视,可以比较清楚、准确地观摩范本。粘架在商店可以买到,也可以自己用木、金属丝等材料自制。
 
五、衬格:
 
初写毛笔字,不易掌握每个字的大小、结构位置,每次折叠纸张很麻烦,可以用纸根据所写字的大小按传统的九宫格或米字格自己画成格子,写字时衬在纸下,很方便。
 
写大字时的九宫格和米字格式样如下:



六、笔洗:
 
每次写字时,准备一个广口瓶(罐)盛上清水与砚台放在一起,用于研墨、舔墨及湿润笔毫,很有必要。
 
七、铃印用品:
 
我们看到一幅完整的书法作品上都铃盖有鲜红的印拓。如果有条件,可用印石为自己刻治一、二方姓名印章,再配以优质印泥。
 
八、写字砖:
 
在农村初学写字,准备书写纸张有时会有困难,我们也可以寻找一些方法替代,有人备一块白漆木板,仍用墨水练写。写好后,用湿布抹掉,可反复重写,虽效果不及宣纸,但可用多年不坏。
 
有人取乡村大青方砖(又称罗叠砖)磨平表面,用针锥画上格子,放在桌上,盛一碗清水,用毛笔蘸清水书写。写到后面,前面的字渍已干,可反复重写。虽不能留下字迹,但可以练习笔力腕力。近来市场上有一种以科学方法制成的万次写字板(簿),可以蘸清水写,也是这个道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