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止书画-中国书画文学网,让每个人都能轻松的学好书法

孙伯翔:写魏碑从搓澡工写到春晚,年近九十依旧保持书写习惯

admin
孙伯翔:写魏碑从搓澡工写到春晚,年近九十依旧保持书写习惯

 

人的一生从出生到入土,忙忙碌碌,随波逐流地生存以及生活。要问你的梦想是什么呢?每个人回答到可能都不一样。

咿呀学语的时候想着长大后的梦想可能是当一个科学家,当一个军人,当一个看起来能为社会作出巨大贡献的人,可是经过十几年的风风雨雨,大多数人一辈子的梦想可能就是为了一套房子。

究竟人生际遇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转折点的呢?

有的人一开始就坚持自己的梦想,有的人半路找到人生的"天命",有的人混混沌沌过一生,可是最终都是白骨扬灰,所以记忆都随着春风弥漫在沉醉的夜晚。

孙伯翔:写魏碑从搓澡工写到春晚,年近九十依旧保持书写习惯

 

众人只看到脚底的六便士,可是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

孙伯翔,自幼非常喜爱书法,可是出生的时候正值社会转型的时刻,全中国的人都忙着生存,书法这种精神类的追求自然会靠后。

在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环境下,孙伯翔不得不放弃求学之路,早早进入社会养活自己。

因为出生于富人家庭,在当时的社会受尽苦楚,遭到很多人的排挤,可是正因为内心有梦想所支撑,外界的一切流言蜚语在孙伯翔这里都微不足道。

他就像《月亮与六便士》里的主人公,早早找到了自己的"天命",他一生崇尚碑学,跟很多名师都求教过。

孙伯翔从人们口中的搓澡工一直写到了春晚舞台,不管外界多少闲言碎语,他都一直朝着自己内心的那颗月亮前进。

世界上很多大师,都有自己坚定的信念和追求,他们不会太过在意别人的看法,毕竟自己的人生是自己在过,那些困难苦痛,甜蜜心酸都是自己在体验。

孙伯翔:写魏碑从搓澡工写到春晚,年近九十依旧保持书写习惯

 

高更在自己事业如火中日的时候,放弃家庭和地位,前往巴黎学画画,最终于大溪地逝去,我们能评价他什么呢?

按照普世道德观来讲,他确实一件事都没有做好,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和丈夫,可是他追寻了自己的内心,孙伯翔跟他一样,内心煎熬的时候看一眼天上的月亮,就更加坚定了自己接下来的路。

时间,让平凡变得伟大

孙伯翔在追求书艺这条路是认真的,从最开始的兴趣使然,到后面完全沉醉于其中,几乎一生的所有的空闲时间都被书法填满了。

临摹很多名家的作品,学习很多名家的技法。"要把魏碑写的像钢打的,铁铸的一样"这就成了他毕生努力追求的目标。

这只是一句看起来轻松的话,实际上写出来谈何容易,这就像是一个遥远的登山目标,等你走到山脚,却发现没有一条上山的路。

孙伯翔:写魏碑从搓澡工写到春晚,年近九十依旧保持书写习惯

 

这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的探路是艰难且孤寂的。追求书法的这条路,已经从最开始的兴趣,变成了孙伯翔先生一生的事业了。

在几十年的过程中,孙伯翔除了临摹和学习经典,也从大自然中取经。他把每个字都看作是生灵,他们具有强烈的生命力,有丰富的语言,他们是可以跟人对话的。

实现人与字互通,用心去感受下笔的每一个瞬间,这才是书法的艺术。

孙伯翔在采访中也坦言每一个行业中,略有造诣的人必须拥有两个特质,一个是主观上自身足够聪明,一个是客观上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,二者合一,成功的可能性也就更大。

正因为他青年所处的环境,让他自己能够安心钻研书法,没有人打扰。孙伯翔到如今接近九十的高龄,依旧保持书写的习惯。

时间,让一个平凡的举动日积月累成为不平凡,坚持向来是最可贵的品质。

孙伯翔:写魏碑从搓澡工写到春晚,年近九十依旧保持书写习惯

 

都说做一件事都有一万个小时的定律,坚持一万个小时,并不是说马上就会从量变转化从质变,而是让人养成了一种习惯。

保持日复一日的习惯才是最为珍贵的,人的一生要选择过365次重复的一天还是把一年活成356天呢,时间会给我们证明的。

这是孤独之道,也是快乐之道

书法这条道路自古以来都是寂寞的,深刻孤独也是古代书法历史上一个亘古不变的母体。随着年纪的增长,孙伯翔不再止步于魏碑,而是吸收宋明清书法家们的精华。

从精神方正到笔尖温润,可能不同年纪看待事情的观念也不太一样,孙伯翔最终的书法目标变成了把字写的清凉,透彻,玲珑剔透。

书法本身也是一种艺术,艺术里面有很多需要人去探究,钻研书法的这一条路也是一个人学会独处的一条路,这必定是寂寞且快乐的。

孙伯翔:写魏碑从搓澡工写到春晚,年近九十依旧保持书写习惯

 

孙伯翔要屏蔽外界的诱惑,安安静静的呆着属于自己的空间,去跟文字对话,去跟笔墨纸砚切磋磨合,这种博弈获得的快乐是精神的财富。

艺术都是相通的,书法可以把它跟哲学,物理,甚至数学联系起来。一撇一捺都暗藏哲理,这是自己与自己的一种对话。

孙伯翔的艺术之道还跟大自然共融,他观察着社会,观察着人间,观察一草一木,一花一鸟,各种各样的自然美都可以融入书法之间。

因为人类是独立的个体,因此每个人身上承担的孤独也是不一样的,外在的孤独可能是没有朋友,形单影只,而内在的孤独则是精神上毫无追求,浑浑噩噩度过这一生。

孙伯翔跟古代很多遁入空门的书法大师不一样的是,他与社会保持着联系,却又精神独立,追求自己的快乐之道。

孙伯翔:写魏碑从搓澡工写到春晚,年近九十依旧保持书写习惯

 

孙伯翔的一生不算是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人生,不在乎地位与财富,不在乎别人的看法,只希望在属于自己的桃花源中安安心心的追求书法上的造诣。

如今他的书法美学境界,既有博大阳刚之气,也有温润如玉的剔透之感,这种沉静是笔者平静的心态,是"不以物喜不以己悲"的豁达,也是对书法极致美学的追求。

他相信天道酬勤,相信时间能证明一切,几十年的艺术生涯,让孙伯翔找到了真实的自己。

文/羽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