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之文化-书法网,让每个人都能轻松的学好书法

新疆出土1400年前神秘楷书

admin
楷书是接受度最高、最为成熟的书体,但最早的楷书形态是什么样?我们看到的古代书法经典中,楷书大多是以碑刻的形式出现的。但随着新的考古资料的不断出土,也刷新着人们的认识,原来很多书法在刊刻的过程中,与古人毛笔书写的真实面目有着很大的差距。
高昌墓砖:最真实的魏碑书法风貌 这种情况也反映在我们熟知的魏碑书法中。在新疆吐鲁番阿斯塔纳地区,曾出土一批晋唐时期的墓砖,与我们通常所见的墓志不同的是,这些墓砖有很大一批是直接写在烧制好的砖上,并没有经过镌刻。所以,这些文字基本反映了当时书法最真实的样子。   
迄今为止,在阿斯塔纳和哈拉和卓进行的考古活动,共发掘晋唐时期的墓葬400多座,其中以1930年黄文弼先生的发掘活动最为系统,在他发掘的这批高昌墓砖中,时间最早的是粷氏高昌国章和七年(公元537年),距今已有1400多年,最晚的是唐中宗神龙元年(705年),距今也有1300多年。   
这批墓砖皆以毛笔直接书写于泥坯陶砖上,其底色与字色,多有不同,墓表既然未刊刻,便为我们展示了当年最为直观、明确的书写样态:笔法与北魏书风几无二致,以方笔为主,折笔重,线条硬朗挺峻,字形略扁,横向取势。 书写和镌刻,效果差异大 启功先生有句名言“透过刀锋看笔锋”,说明在学习碑刻的过程中,要通过刀石契刻的表象,看出古人用毛笔书丹时的本真。换而言之,就是学习碑刻,不能仅仅追求圭角突兀地刻出来的效果,而是要表现出书写性。   
古人刻碑,大多是先用毛笔在碑石上写好,这一过程被称为“书丹”。而后再找刻字的工匠按照书写的样貌镌刻出来。因为大多数情况下书写者和镌刻者不是同一人,再加上镌刻的工匠普遍文化程度低,所以常常造成契刻效果的失真,甚至出现错误。 魏碑盛行的时期,书法被广泛应用于佛造像题记、墓志铭之中,但这一时期的碑刻书法,刻手多为民间匠人,他们为了追求简便,将原本应该是圆润的线条简单化,这样“一刀切”的刻法迅速便捷,却将毛笔书写的效果,隐藏在“斩钉截铁”的方折之下。   
高昌墓砖对当下书法的启示 自清代碑派书法兴起,出现了诸多碑派书法大家,就像其中的代表李瑞清一样,固执地描摹碑刻的效果,以致其书法看起来苦涩滞钝,显得刻意作做。这就是未能真正领悟到魏碑本真面目的结果。   
高昌墓砖的发现,无疑为我们理解碑与帖的关系提供了至关重要的佐证材料,这不仅是观念、流派的问题,而且也是技法的问题,碑帖在笔法渊源上同为一脉、一身两像。高昌墓砖的出土发现消解了碑帖二元对立之势。   
当代的楷书创作,尤其是在全国书法大展上,魏碑是很重要的一部分。通过对展览上优秀作品可以看出,当下的为被书法创作基本朝两个方向发展:一是朝更加荒率的方向,追求书法的野逸;一种是朝清秀的方向,追求书法的流丽。 应该说,这两种方向都是正确的。通过高昌墓砖的书迹来看,我们还可以在书写与契刻之间的平衡点上,更加深入地研究。   
高昌墓砖虽然出土于西部偏远地区,但要知道那一区域自古都是书法的繁盛之地,这从出土的残纸、简牍也可以得到佐证。高昌墓砖上的书法,虽不是出于名家之手,但带给我们最真实的魏碑书法面貌,应该受到书法家们的重视。 最全高清·高昌魏砖 故范法子墓表 砖 朱笔









崇光三年壬午岁六月朔辛亥廿八日寅,故范法子追赠宣威将军,春秋五十六,殡葬斯墓也。
高昌重光三年(唐武德五年,622年),朱书,6行,37字。 荣宗妻韩氏墓表 砖 墨笔
高昌建昌元年(西魏恭帝二年,555年),墨书,6行,45字。 墓砖有刻字填朱和直接墨书或朱书两类,后一类往往先涂一层粉垩使砖面平滑易写。粉垩吸水性强,提、按、转、折、浓、淡、燥、润的痕迹历历在目。







建昌元年乙亥岁正月朔壬午十二日岁(癸)巳,镇西府侍内干将赵荣宗夫韩氏,春秋六十存七,寝疾卒。赵氏妻墓表。 麴弹那及夫人张氏墓表 砖 墨笔
高昌延昌十七年(北周建德六年,577年),墨书,5行,55字。


延昌十七年丁酉岁七月壬申朔,镇西府带阁主簿,迁兵曹司马,追赠高昌兵部司马,字弹那,春秋六十九日,寝疾卒,夫人敦煌张氏,麴氏之墓表。 刘土恭墓志铭 砖 朱笔
唐乾封元年(666年),朱书,界格,11行,158字。 维大唐乾封元年岁次景(丙)寅四月六日,刘恭土恭者,刘氏之息也。已今月之间,形逝住,染患不简,因丧其躯,口医扶救不存,苗而不秀者也。又复师门学道,德业尽通,才艺具兼,忠贞克慎,有可春秋一十有七,卒于赤山南原礼也。则洋洋之水,南及香香遐岸,西有赫赫诸口,北帝岩岩之岭。但愿亡者,驾岭。但愿亡者,驾驹仆使,口淹魂归,家下移眠,口口幽侧。居泉下,永扇清风。寂寂孤坟,攸魂往托。呜呼哀哉,葬于斯墓。

















朋显墓表 砖 朱笔
唐贞观二十二年(648年),朱书,7行,65字。 维大唐贞观廿二年岁次戊申十一月戊寅朔五日壬午,西州交河县神山乡人,王朋显殡葬于墓,封姓葱易,执枣贞纯,春秋陆拾壹,十一月五日殡葬于墓,是王之墓表。











田绍贤墓表 砖 墨笔
高昌建昌五年(北周武成元年,559年),墨书,5行,44字。 北朝后期墓志书法峭厉,此表和赵荣宗妻韩氏墓表则已趋圆美。 墓文与佛经的书写都应郑重、工整,然而佛经要求更加严谨、整伤,于是在特定的时期和地区内形成有特色的经生体,这又是二者的差异。 建昌五年己卯岁四月朔戊午廿九日丁亥,镇西府兵曹参军绍贤,但旻天不吊,秋丗有九,寝疾卒田氏之墓表。




王闍桂墓表 砖 朱笔
高昌延寿十三年(唐贞观十年,636年),朱书,6行,54字。 延寿十三年丙申岁二月朔辛酉四日薪除甲子,交河郡民镇西府兵将王闍遇患损丧,春秋七十有二以虬车灵殡葬于墓。王氏之墓表。






汜建墓志铭 砖 朱笔
唐垂拱二年(686年),朱书,界格,14行,176字。 维大唐垂拱二年岁次景(丙)戍九月辛巳朔,西州高昌县前庭府队正上骑都尉汜建口铭讳口,窃以二仪应表,惠照郡萌,鹊树韬光,显迢品物,真容出代,组绶门传,不谓妙体,分留玄潜,永息灵诚,终始遐車易久臻。 一没长泉,令名居代,在生养性幽,让魂犹长,誓循文登,神净业德,苞往右道,习依仁墓,继招宗托隆三界,殊路有异,哀灼伤心,痛割崩靠,不胜躃踊,春秋六十有巳七月十二日深患廿二日腮悌用今月十七日,葬在于城东北原礼也,孤子汜神力墓志。











张保守墓表 砖 朱笔
高昌重光二年(唐武德四年,621年),朱书,6行,48字。 光二年辛巳岁,十二月甲寅朔十四日丁卯,镇西府客曹参军张保守,春秋五十有五,以虬车灵枢殡葬于墓。张氏之墓表。 表文“墓”误写为“暮”。高昌砖多别体字,故黄文弼先生在《高昌砖集》中编出别体字谱。敦煌写本多见别体字(或称俗字,异体字),吐鲁番文书也多见别体,两地之别体有的相通,有的不相通。这是汉字历史演变在不同地区的表现。







任显文墓表 砖 朱笔
高昌延昌三十年(隋开皇十年,590年),刻字填朱,5行48字。 延昌姗年庚戌岁四月丁巳朔,交河贼曹参军,追赠曹录事参军,显文廿六日壬午丧于 墓,春秋七十有二,任氏之墓表。 刻碑和墓志先要书丹,墓表镌字也应是这样。但此表不同,由工匠直接刻画成文,汉代的刑徒砖铭多数如此,无笔法可言,有稚钝拙趣。






任氏及夫人袁氏墓表 砖 墨笔
高昌延昌元年(北周保定元年,561年),墨书,5行,46字。 延昌元年辛巳岁十一月朔辛卯廿五日乙卯,交河郡客曹参军、录事参军,春秋八十有九。任氏之墓表。夫人张掖袁氏。







麴怀祭妻王氏墓表 砖 朱笔
高昌延昌廿九年(隋开皇九年,589年),刻字填朱,有界格,6行,42字。 延昌廿九年己酉岁十月朔庚申五日甲子,仓部司马麴怀祭妻遇患陨丧,春秋六十有六,王氏夫人之墓表。 笔法和令狐墓表同调。差别在于此表刻字,兼有挺括之美。镌刻而不失毫厘,神情俱足,戈壁滩上也不乏邝洛的巧匠。






画承及夫人张氏墓表 砖 墨笔
高昌章和十六年(西魏大统十二年,546年),前五行刻字填朱,后三行朱书,96字。 章和十六年岁次析木之津冬,十二日己巳朔三日辛未,高昌兵部主簿转交河郡户曹参军、殿中中郎将、领三门子弟,讳承字全安,春秋七十有八,画氏之墓表。夫人张氏,永平一年岁,在鹑火,二月辛巳朔廿五日乙巳合葬,上天憨善,享年七十有九。 书法方劲峭拔,如见折刀之笔,使人联想到《爨宝子碑》和《爨龙颜碑》,浑美有异态。后三行,是四年以后张氏合葬时所续写,未刻,笔体也不同。别的合葬墓表也往往如此。








画伯演墓表 砖 墨笔
高昌延昌三十一年(隋开皇十一年,591年),墨书5行,48字。 君字伯演,田曹参军,画纂之孟子,使弓马,好骑射,寝疾卒,春秋丗有五,延昌卅一年辛亥岁十月十四日丧于庙,画氏之墓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