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之文化-书法网,让每个人都能轻松的学好书法

米芾用墨最精彩的书法,笔笔雄浑豪放,900多年无人能比

admin

在书法史上有一个怪才式的人物,他六岁熟读诗百首,七岁学书,十岁写碑,二十一岁步入官场,却偏偏性格怪异、举止疯癫,拜石头为兄长,有洁癖,敢在皇帝面前放狂言,从这些行为来看的话,他要么就是疯子,要不就是天才。

而此人则是后者,一位书法史上的怪才,一个艺术家的好胚子,他便是米芾。

米芾用墨最精彩的书法,笔笔雄浑豪放,900多年无人能比

 

很多人说米芾的字没有艺术性,只有没内涵的人才会去学习,其实这话大错特错,米芾推崇天真自然,崇尚魏晋风流,他的字亦是同样的不拘一格、率真有个性,比起那些有板有眼、一笔一画的字,米芾笔下的字,才真正是书法艺术的意义。

米芾平生好行书,他自称自己的书法为“刷字”,也就是锋毫平铺于笔画之中,以达到八面出锋的效果,这种境界,没有个二十年功力,很难做到。

米芾用墨最精彩的书法,笔笔雄浑豪放,900多年无人能比

 

而米芾偏偏就达到了这一点,他的书法学颜真卿、欧阳询、沈传师以及褚遂良、“二王”等书法家,可以说无论是唐代书风还是魏晋书风,米芾都有学习过。

再加上他的天赋异禀与刻苦努力,最终使他成为了一代大家。

米芾用墨最精彩的书法,笔笔雄浑豪放,900多年无人能比

 

苏东坡曾盛赞其:“真、草、隶、篆,如风樯阵马,沉着痛快!”

他在晚年时候,曾经接到旨意去汴京就任书画学博士的新职,路途上米芾乘船而行,在经过安徽虹县的时候,他被两岸的秀丽风光和胸中的万丈豪情所熏陶,于是提笔写下了一首流芳百世的诗篇《虹县诗卷帖》。

米芾用墨最精彩的书法,笔笔雄浑豪放,900多年无人能比

 

《虹县诗》释文:

虹县旧题云。快霁一天清淑气,健帆千里碧榆风。满舡书画同明月,十日陏花窈窕中。再题。碧榆绿柳旧游中,华发苍颜末退翁。天使残年司笔研,圣知小学是家风。长安又到人徒老,吾道何时定复东。题柱扁舟真老矣,竞无事业奏肤公。

米芾用墨最精彩的书法,笔笔雄浑豪放,900多年无人能比

 

这首诗,米芾用精练的行书写成,这首诗也是他平生为数不多的大字行书作品,此作写得轻重缓急,节奏感极强,而最为出彩的地方,则是在用墨上。

一般来说,书写者运用枯墨进行创作时较常出现三种笔法,也就是飞白、枯笔以及渴笔,所谓“飞白”就是笔迹中丝丝露白,相传这是古人看到扫帚刷墙得到的启发,而“渴笔”指的是,笔力磨擦纸面而形成的苍劲有力的墨痕。

米芾用墨最精彩的书法,笔笔雄浑豪放,900多年无人能比

 

这在米芾这幅《虹县诗卷帖》中都有体现,这也是为什么说,此作是米芾用墨最为精彩的作品,到现在900多年已过,都无有一人能够将此作超越。